出境
城市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七種人生,女性生存狀況的七個維度

2019年09月13日 08:01   來源:文匯報   

  ■姚璐

  當談論女性主義時,我們很容易陷入三個誤區:

  一是以我們所生活的環境來臆斷整個世界的女性地位情況。比如許多生活在相對平等的中國一線城市的人們,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認為對女性主義的探討都是無病呻吟,因為“我們已經很平等了”。但實際上,世界許多地區的女權狀況糟糕到令人心寒甚至咋舌的地步。

  二是狹隘地將自己所在的地區與某個特定區域進行比較,得出膚淺的結論。比如看了幾部反映印度或中東女性地位的電影,就得出一些諸如“我們的女性不用戴頭巾、可以夜晚獨自出門,所以地位高、生活幸福”之類的結論。但實際上,我們不能總是熱衷于從向下比較中獲得幸福感,因為我們也處于女性平權運動中的某個階段,還有許多問題有待我們討論和解決。

  三是只看表面現象,覺察不到許多隱性的“不平等”,自覺或不自覺地為這些“不平等”添磚加瓦。比如中國女性乍看就業率比其他一些國家更高,但對“平衡事業與家庭”的議論和苛求,實際上是讓女性陷入了“假平等陷阱”。比如,對“年輕貌美”的趨之若鶩等,同時意味著社會審美的單一,意味著女性只有短暫的一段“黃金時光”,自身價值并不隨著時間的增長而增加,而對于男性來說,年齡卻并不是“泰山壓頂”般的壓力,男性可以更自如地應對“變老”的過程。

  這三個誤區提醒我們:我們所處社會的女權狀況、我們所認知到的女性主義理論,未必具有代表性,也未必正確。

  如今,世界各地的女性生存狀況千差萬別。100多年前,女權主義先驅、哲學家波伏瓦所生活的法國巴黎,“良家女性”還不被允許晚上出門。而100多年后,印度社會依然普遍認為女性不該在夜晚獨自出門,非洲某些地區甚至還時興滅絕人性的女性割禮。時間看似在向前推進,但世界上又有多少地區甚至不如100多年前的巴黎呢?

  我們如何立足于整體,去更全面、更客觀、更理性地看待女性權利的問題?個人的生活圈子和閱歷終歸有限,我們往往不得不借助閱讀、電影、紀錄片、旅行等各種形式,去了解更多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觀念。而《主婦、舞者與牧師:七國女性紀實故事》這本書,就為我們提供了一種認知世界的維度。當日本、埃及、印度女性還在平衡家庭與個人生活的天秤,開始嘗試在顧全家庭的同時,尋找社會身份認同和自我價值實現時,法國女性已經潛意識地不想被“女性美”所消費。通過這本書,我們可以管中窺豹,看到世界的多樣性。

  本書沒有選取那些擁有非凡成就的知名女性,而是在女權狀況差異很大的七個國家,各選取了一位平凡女性,展示她們的故事和想法。這同時也是一本紀實攝影集。每一個故事結束后,都有一組攝影作品,向讀者展示她們的日常生活。圖像和文字相輔相成,構成了七個豐滿的個體。

  雖然乍看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但實際上,不同地區的觀念可以千差萬別,差異大到彼此都覺得不可思議。

  比如,日本社會普遍還把女人的婚姻與幸福劃上等號,認為女性婚后就該辭職,在家相夫教子。當一個社會把某種生活方式定義為“普遍”和“正常”,也就等同于剝奪了女性的選擇權,因為如果她們選擇婚后繼續工作,非議甚至騷擾就會接踵而至。拋開枯燥的理論分析,我們完全可以跨越地域,看看太平洋彼岸的生活方式,然后重新思考——這種束縛了無數日本女性的枷鎖,真的“正常”嗎?

  在紐約這個可以消解掉人的身份標簽的城市,“女性”不再是一個被賦予刻板印象的群體。男性和女性的區別不會被強調,女性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的事業和生活方式,她有著與男性同等的追尋“美國夢”的權利。

  但到了印度,我們會發現,哪怕是相對開明、尊重女兒的家庭,也依然要求女兒天黑前必須回家,并且與男性保持一定距離。如這書中所說:“在印度,大部分女性都遵循著家庭的傳統安排,安于現狀,從女兒、妻子、母親到祖母,順理成章地完成人生中所有身份角色的轉換。卑微的社會地位,讓她們忙碌一生,卻忽略了自己。”要知道,“女兒”“妻子”“母親”“祖母”這些身份,都基于與他人的關系,這也暴露出這些女權狀況非常糟糕的地區的現狀——女人只是作為一個依附于他人的“第二性”而存在,而不是作為一個獨立的、不依附于他人的“人”而存在。

  在埃及,近年來國內形勢的混亂,讓女性對如何在個人、職場、家庭、社會和宗教等方面找到合適的位置感到困惑。即使是婚后依然在努力工作的女性,也不得不承認:“如果你想改變世界,就趁結婚前去做,因為結婚后,你連改變電視頻道的權利都沒有。”

  這些地區的女性生存情況令人嘆息,但到了法國,我們又發現,“性別平權”已經被認為是上個世紀的話題。這里的女孩會下意識地與“女性美”的話題保持距離,防止“被消費”。她們更傾向于用自己的眼睛看待自己,而非通過他人設定的評判體系來衡量自身。

  當我們被某些固有觀念困住、猶豫不決時,不妨通過這本書,來一次穿越的旅行,站在更高的維度上,了解世界,然后重新審視自我,審視自己的選擇。

  縱觀女權主義發展這短短100多年的歷史,我們會發現,起初,人們認為女性只能呆在家里,不能走進學校接受教育;后來,女孩子在學校同樣可以取得好成績,獲得學位證書;再后來,女性在社會上同樣可以勝任許多工作,做出有成就的事業。在歷史車輪的推動下,我們的視野一步步被打開,越來越認知到性別并不能成為枷鎖,我們的選擇越來越多樣化。

  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說過:“現代人生活在幻覺中,他自以為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什么,而實際上他想要的只不過是別人期望他要的東西。要使大家接受這個真理,就必須認識到,弄清楚一個人真正想要什么并不像多數人想的那么容易,而是人必須解決的最大的難題之一。”

  對于身處一個刻板印象和社會期望非常強的社會中的女性來說,更應該警惕外界強加給自己的期待。如果社會對女性的期待是“乖巧、溫柔、可愛、懂事、賢惠”等,那么,如此這般的女性,很有可能只是順著社會期待去“塑造”了自己。為了擺脫這種特定社會強加給女性的期待,我們更應該拓展視野,打亂固有的認知,理解自己的狹隘,重新用邏輯和理性去審視我們所處的社會環境,傾聽內心的聲音,而不是用所謂的“大家都這樣”“我們的傳統文化就是這樣”來麻痹自己。

  說到底,這就是希臘德爾斐神殿上的著名箴言“認識你自己”所表達的意思。通過閱讀千里之外的陌生人的故事,我們可以站在更高的維度上進行反思,從而為自己的人生做出更好的選擇。


(責任編輯 :歐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
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_亚洲图片欧美图区30p_欧美亚洲色在线影院亚洲视频AV综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