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
城市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認知”的變化,寫就人類的歷史

2018年06月12日 06:34   來源:解放日報   

■本報記者 王一

  如果說尤瓦爾·赫拉利所著的《人類簡史》講的是人類從猿到人、從弱勢群體到食物鏈頂端的進化歷程,那么《思維簡史》講的就是人類認知方式的演化歷程。認知,就是我們認識這個世界、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

  那么,這個“認知方式”是怎么一步步變化的?今后又將如何變化?

  物理學家倫納德·蒙洛迪諾在《思維簡史》中給出了答案:是好奇心和不斷從失敗中總結經驗的本領,使得科學發展、生活進步,而這在未來依然是人類生存的立足之本。

  縱觀整個人類的進化史,其實就是一部連續數千年的“人類認知史”。

  求知欲是科學的發展動力

  讀書周刊:“人類認知史”可是個大話題,什么契機讓您寫作了這本書?

  倫納德·蒙洛迪諾:我父親曾和我談起過他在德國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獄友。那個人瘦骨嶙峋,學習過算術,而我父親只上到了七年級,對數學一竅不通。有一天,“數學家”室友不顧他們之間的鴻溝,給我父親出了一道數學題,我父親想了好幾天還是無法解答。而這個人什么都不說,讓我父親必須自己找出答案。過了一陣子,父親又和他談及此事,但那人還是嚴守他的秘密,好像答案是一塊金子。父親嘗試著打消掉自己的好奇心,但他做不到。盡管集中營里臭氣熏天,時時有死亡的威脅,他卻像著了魔似的想知道這道題的答案。最終,另一個獄友向我父親提出做一筆交易,如果父親愿意拿面包交換,他就把這道題的答案告訴他。我并不清楚父親當時的體重是多少,但在美軍把他解救出來時,他只有85磅(約38.56千克)重。在那種環境里,父親想要知道答案的欲望是如此強烈,以至于他愿意拿自己的面包來換。

  父親給我講這件事的時候我還是個毛頭小子,但這件事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當時,父親的家人都已過世,他的財產也被沒收,他食不果腹,憔悴不堪,還遭到毆打。納粹奪走了他的一切,但他思考、推理和求知的動力還在。那時我就意識到求知欲乃是人類所有欲望中最重要的,盡管我們身處的環境不同,但驅使我認識世界的熱情和父親是一樣的。

  在我上大學以及之后研究科學的過程中,父親詢問我最多的不是我所學的各種術語,而是它們所隱含的意義——這些理論是如何得出的,為什么我覺得它們很美,對于人類它們又有什么意義。這本寫于幾十年之后的書,算是我對這些問題的最終回答。

  讀書周刊:很多讀者最想通過《思維簡史》了解的是,從直立行走到月球漫步,從使用石器的原始人到發展量子物理的現代思想者,是什么推動著人類不斷進步?

  倫納德·蒙洛迪諾:答案其實很簡單,正如我上面所說,從古埃及文明到美索不達米亞的奇妙算法,從畢達哥拉斯到亞里士多德,從伽利略、牛頓到愛因斯坦相對論,科學發展過程中的關鍵時期和關鍵事件,都可以揭示這一切背后的發展動力,那就是人類的求知欲和好奇心。

  100多年前的1916年,愛因斯坦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事正酣時發表他的廣義相對論。不能不說與他的好奇心驅動頗有關系。為何這樣說呢?因為他的這套物質是空間之屬性的推測不是源于觀察。他認為,一束光線通過太陽表面時,其彎曲的程度是牛頓物理學解釋的彎曲度的兩倍,這僅僅是靠非凡的智慧進行的純理論的探索。而他的這種奇思妙想也的確在3年后的日食中得到了驗證。

  50多年前,全世界科學界的好奇心,因為試管中合成了具有生物活性的脫氧核糖核酸而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和鼓舞。從此,人類邁出了克隆生物的第一步,一場“遺傳學革命”的大幕拉開了。

  有很多人認為生產生活方式決定人的思維方式,然后思維方式對生產生活有一定的指導作用。可是仔細考察人類歷史,似乎并不是這樣。在真實歷史中思維方式總是先行,是先有了思維方式的重大改變,才有了生產生活的重大改變。

  人類大腦的艱難探索之旅

  讀書周刊:“思想”作為人類的特質,未來會將我們帶向何方?

  倫納德·蒙洛迪諾:要想對我們今天所處的位置有一個清晰的認識,也為了讓我們有望理解我們將走向何方,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從何處而來。人類智力發展歷史上的偉大勝利——書寫、計算、自然哲學以及其他各個學科——通常都是孤立的,就好像它們之間不存在任何關聯一樣,但這種看法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它忽略了人類知識的整體性,而這才是它最本質的特性。現代科學的發展并不是從一個真空的社會或者文化中出現的。它深深扎根于古希臘人對知識的求索過程中;它成長于宗教提出的重大問題中;它與藝術創作的新手法一同發展;煉金術賦予了它斑斕的色彩;如果沒有社會的進步,諸如歐洲那些偉大的大學的繁榮發展,或者連接城市與鄉村的郵政系統的世俗發明,就不可能實現。同樣,希臘的啟蒙運動,也是源自生活在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這些土地上的早期先民那讓人嘆為觀止的智慧發明。

  正是因為這些影響和關聯,人類對宇宙的理解才不會是一個個孤立的片斷。就如同一本優秀的科幻小說,它有內在的敘事結構,形成了統一的整體,內部線索盤根錯節,相互勾連,才完成了這場艱難的探索之旅。

  讀書周刊:這場現代人類大腦發展之旅,經歷了怎樣的過程?

  倫納德·蒙洛迪諾:像許多神話故事一樣,這部大戲由三部分構成。第一部分,我們將跨越數百萬年的時間,去追尋人類大腦的進化,以及它愛問“為什么”的傾向。這些疑問推動著人類初期的精神求索,并最終催生了書寫和計算,以及定律的概念——科學不可或缺的工具。最終,這些疑問促成了哲學的誕生,其洞察力讓我們了解到物質世界是依據某種規律和原因運行的。

  我們旅途的第二部分將探索自然科學的誕生。這是一個關于創新者的故事,他們擁有非同一般的認識世界的天賦,他們耐心、堅韌、聰明,即使有時候需要花費數年,甚至是數十年去完善他們的理論,他們也會奮勇向前。這些先驅,像伽利略、牛頓、拉瓦錫以及達爾文,同他們所處時代已經確立的教條進行了長久的、卓絕的斗爭,他們的故事無一例外都是個人抗爭的故事,付出的代價甚至包括他們的生命。

  最后,就像許多完美的故事一樣,當主人公有理由相信自己已經接近旅程的尾聲時,劇情又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折。正當人類認為已經破譯了自然的各種法則,愛因斯坦、波爾以及海森堡發現了一個全新的存在領域,這是一個不可見的領域,它的法則還不曾為人類所熟知。“那個”世界,以及它不同尋常的法則,由于太小,以至于很難被直接理解:這是一個被量子物理學統治的原子的微縮宇宙。正是這些法則導致了我們經歷那些滄海桑田般的變化,并且這些變化仍在加劇。正因為我們理解了量子理論,我們才能夠發明電腦、手機、電視、激光、互聯網、醫學成像、基因圖譜,以及大部分讓現代生活發生革命性變化的新技術。

  本書第一部分跨越了數百萬年的歷史,而第二部分卻只涵蓋了數百年,第三部分的時間跨度則只有數十年,這反映出人類知識的累積在以指數速度加快,以及我們認知這個陌生新世界的渴望。

  讀書周刊:在人工智能時代,機器會不會產生意識,從而影響甚至取代人類的思想進程?

  倫納德·蒙洛迪諾:科學是現代技術之魂,現代文明之根。它和我們今天生活中的許多政治、宗教和道德問題息息相關,它所隱含的觀念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變著我們的社會。

  但正如科學會影響人類的思考方式一樣,人類的思考方式也在科學理論的構建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這一點無可置疑。正如愛因斯坦所說,科學“如同人類其他努力一樣主觀和充滿心理暗示”。只有通過對塑造它的個人的、心理的、歷史的以及社會的條件的全面審視,我們才能更好地理解這項事業的理念。

  以這種方式看待科學,不僅能讓我們認識這項事業本身,也能了解創造力和創新的本質,以及更普遍的人類的現狀。

  一個個科學故事精彩無比

  讀書周刊: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稱您為“會講故事的物理學家”,用有趣的方式來講述科學,是不是您一貫的寫作風格?

  倫納德·蒙洛迪諾:科學是很有趣的,它就像在闖關,闖關的過程驚心動魄。如果你細細研究會發現,科學家的故事經常比藝術家和作家的故事都有趣得多。

  比如牛頓會有內心的掙扎。對他來說,最難的不是證明一個理論,而是要說服他自己。他發現萬有引力的時候,經常陷入自我否定。因為之前他只認為天體之間是有引力的,結果現在發現地球上的物體之間也有引力,那就說明天上、地上共用的是一套系統?這在當時看來簡直不能接受。達爾文提出了進化論,但他同時又是個虔誠的宗教徒。要是自然進化成立,就和他的宗教信仰有沖突了,這在當時也無法想象。

  科學里包含著歷史和文化,一個個科學故事精彩無比。

  讀書周刊:2018年3月14日,霍金與世長辭,享年76歲。在大多數人看來,霍金是一個純粹的文化符號——每個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卻幾乎沒有人真正理解他做了什么。您曾與霍金合著了《時間簡史》和《大設計》,您覺得像霍金這樣的物理學家給人們帶來了怎樣的精神力量?

  倫納德·蒙洛迪諾:霍金激發了我。我和他親密無間地工作了很長時間,基本的溝通對他來說都很困難,但他卻能清楚地感受到我所承受的問題與擔憂,他讓我變得和他一樣堅強勇敢。他有一種精神:一個人能夠戰勝一切。對普通人來說,他把科學變得通俗易懂并十分有趣,原因之一是他站在了更高層次,他關注的問題是更大的問題——全宇宙的問題。

  《思維簡史:從叢林到宇宙》

  [美]倫納德·蒙洛迪諾 著

  龔瑞 譯

  中信出版集團

  書摘

  數百萬年之前,人類開始站直身體,這改變了我們的肌肉和骨骼,使我們能夠以一種直立的姿勢行走,我們的雙手因此得到解放,可以去探索和操控周圍的物體。我們站了起來,但最重要的是,我們開始思考。

  人類之所以高貴,是因為我們有求知的動力。作為一個物種,人的獨特性體現在經過上千年的努力,我們成功地破解了自然的密碼。假若給古代的人一臺微波爐去加熱野牛肉,他或許會認為這個盒子里有一群辛苦工作、像豌豆那么大的神仙,他們在食物下面生起小小的篝火,在盒子打開的一瞬間又會神奇地消失。

  隨著對自然世界的認知不斷演進,我們從過去將潮漲潮落視為女神的旨意,發展到后來認識到這只是月球引力的結果而已。我們不再把星星看成是天上的諸神,而是看成原子反應堆在向我們投射光子。今天,我們清楚距離我們1億英里的太陽的內部情況,也知道相當于我們10億分之一的原子的結構。我們能夠破解這些以及其他自然現象的密碼不僅僅是個奇跡。它同時也是一個扣人心弦的神話,一部史詩。

  “世界是平的”這句話在今天已經成為陳詞濫調。但如果國與國之間的距離和差異可以有效地縮小,那今天和明天之間的差別就會增大。在大約公元前4000年,長途旅行最快的方式就是靠駝隊,可這平均每小時也只能走上幾英里而已。大約在1000或2000年之后,人類發明了馬車,最快速度提高到了每小時20英里(32.19千米)。直到19世紀,蒸汽動力機車的出現才使快速旅行成為現實,到19世紀末最高時速達到了100英里(160.93千米)。從學會以每小時10英里(16.09千米)的速度奔跑,到以每小時100英里的速度疾馳,人類用了200萬年。但一種飛行速度高達每小時1000英里(1609.34千米)的飛機的發明,使人類只花費了50年的時間就給這個數字后面加上一個零。

  其他科技的發展也顯示了類似的加速過程。科學以及由此衍生出來的技術的產物在人類生活中所占的比重越來越大,而我們要想在工作和社會上獲得成功,也越來越依靠我們接受創新和開拓創新的能力。今天,即使我們所從事的工作和科學技術沒多大關系,我們也要面臨依靠創新來保持競爭力的壓力。所以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探索的本質是一個重要的話題。

  人類艱苦的探索之旅延續了多個世紀,但是我們認知世界的特點卻始終如一,因為這就是我們人類的天性。其中一個特點對于那些在創新和探索領域工作的人來說應該非常熟悉——構想一個不同于已知世界或概念的新世界或新概念是有難度的。

  人類思維有著最普遍的局限性:我們的創新能力受到傳統思維定式的束縛,這些束縛深植于我們的信仰之中,無法擺脫,甚至讓我們不敢去質疑。

  構想變革的難度的另一面是接受變革的難度,這也是我們故事的另一個繞不開的特點。變革對我們的頭腦提出新要求,迫使我們走出舒適區,打破了我們的思維定式。它讓人困惑和不知所措。它要求我們放棄舊有的思維方式,而這種放棄不是我們的自主選擇,是強加在我們身上的。更重要的是,科技進步所帶來的變革經常會終結我們的信仰體系,而絕大多數人——或許他們的職業和生計——全都要仰仗于此。


(責任編輯 :歐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
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_亚洲图片欧美图区30p_欧美亚洲色在线影院亚洲视频AV综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