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
城市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海外華文女性寫作尋找愛和詩意

2018年03月21日 07:10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王紅旗

  近年來,海外華文女作家的長篇小說創作,不約而同從以性別批判與關懷的文化視野,以超越自我與他者的人類家園意識,轉向對女性個體生命、母系家族與家國的多面歷史書寫。她們通過考古式的史料挖掘與個性化的審美想象,重塑靈魂,重構真實。這種新歷史小說,把混沌破碎的性別經驗、家國之痛的記憶碎片,聚合成男女兩性生命之花,甚至是整體人類精神進化圖景。其中,重構女性與母系血緣家族譜系的歷史書寫,構成一道人類精神詩意棲居的靚麗風景。

  用母愛之光點亮世道人心

  從海外女性創作看,重構女性與母系家族歷史,重塑母親形象與重釋母女關系,是從女性個體記憶出發,抑或從女性個體駕馭命運的生存浮沉,牽引出母系血緣維系的幾代女性生命故事,對女性歷史進行重新書寫。絕不僅僅是批判封建男權對女性的壓制歧視,更重要的是回望生命來路,尋找原鄉記憶,試圖以母愛之光點亮世道人心。

  女性母系血緣家族譜系歷史的書寫,把母親主體推到歷史前臺,展示母親堅韌、獨立與智慧的生命狀態,善良、包容與博愛的母親精神,將母親生命意義與母愛價值鐫刻于人類歷史。旅英女作家虹影,有著濃厚的尋母情結。多年執著于母親形象與母女關系的重塑。她的《饑餓的女兒》《好兒女花》《米米朵拉》,是女性自傳體式的新歷史小說。

  馬來西亞華人女作家戴小華的非虛構長篇新作《忽如歸》,是一部用愛縫合被撕裂的家國痛史。小說敘事者“我”,也是女兒的“我”,小說中的母親是遠在臺灣的逝世母親,也是母國的隱喻。在從臺灣到大陸還沒有“三通”的年代,“我”7天之內用飛機把母親遺體從臺灣送到大陸的故土安葬,“我”堅信“冥冥之中一定有種強大的愛的力量”。小說以簡樸白描,描寫女兒的靈魂簇擁著母親的靈魂回到母國故土的懷抱,一種感動天地之心的愛在浩瀚時空涌動。

  美籍華人女作家嚴歌苓的《媽閣是座城》,加拿大華人女作家張翎的《陣痛》,這兩部小說具有驚人相似的精神同構。她們以一個女人和她的孩子作為基本意象與經驗主體,重建兩個家族三代女性的命運歷史。她們以家族喻國族與人類,以血緣遺傳喻文化根脈傳承,對家族基因遺傳對民族性與人類性的影響進行開掘,試圖為現代人尋找超越精神困境的出口。

  美籍華人女作家施瑋的《世家美眷》,以陸家的第四代女人的親歷口吻,講述陸氏家族四代女性隱忍、掙扎與反抗封建男權政治的壓迫,是一部塑造女性靈魂的歷史;加拿大華人女作家李彥的作品從《紅浮萍》到《海底》,三代母女關系水火不容的沖突如變奏的命運復調,隨著時代身份的變遷,糾結延展,但母女在機場緊緊擁抱的離別場面,對海底與海天生命狀態不同價值的認同,最終化成母女情感從血緣升華到精神之愛和解。

  放飛現代女性生命智慧

  女性成長傳記的歷史書寫,實際上是女作家的精神自傳。她們生活在女性精神生命自我重建的現實里,駕馭著理性的激情與夢想,經歷靈魂涅槃,放飛現代女性生命智慧。

  加拿大華人女作家王海倫的《楓葉為誰紅》,描寫一個失婚的華人女性歷盡千辛萬苦尋找家與重建新家的過程,完成自我靈魂的救贖,擁有了化夢想為生活的神奇生命。小說結尾“楓葉為誰紅”有了答案:為世代傳承的母愛而紅,為人類美美與共的博愛而紅。漫山紅遍、層林盡染的楓葉意象,是個體的,也是集體的;是自然生態的,也是人文生態的。這里是一個充滿愛和美好的人類靈魂詩意棲居地。

  加拿大華人女作家江嵐的《雙面牡丹》,是以自己和周圍華裔女性的生命體驗為素材,書寫的一部華人知識女性的成長傳記。美籍華人女作家陳謙的《無窮鏡》塑造的硅谷紅珊科技公司的CEO珊映華人女性形象,以精神性自審卓立于世界華文女性文學長廊。陳謙在無窮鏡下,把追求自我實現的精神理想——煙花”,推演到高山之巔,在一個個悖論接踵而來的瞬間里,上下求索,獲得人類精神高原的巔峰體驗,揭開華人女性自我意識覺醒之后,更深層的精神生命真相——渴望真愛。

  《饑餓的女兒》是以女兒為主體形象的歷史敘事,因雙重饑餓即肉體與靈魂的饑餓所導致的母女之間的糾結,是刻骨銘心的痛。《好兒女花》則是以母親為主體的母親歷史。女兒以參加母親葬禮為線索的懺悔反思,營造出一個新的母親世界,一個暖融融的母親愛巢。女兒把母親的身世一點點解開的同時,也撫平了母親與女兒靈魂最深處的痛。女兒面對去世的母親說,“前世你做我的母親,來時你做我的女兒”。因此,虹影創作了奇幻小說《米米朵拉》,一個小女孩尋找母親的故事。女兒再次成為小說的主角(當然也是母親的轉世)。這里的母親隱喻是雙重的,既是現實生活的母親,也是自然母親。小說開篇是山洪暴發和母親缺席,其內在的因果關系是,人類自我中心膨脹的貪欲導致自然生態與人文生態的嚴重危機。自然是人類的母親,人類破壞自然,母親便會徹底離席,試圖喚醒人類的家園意識。

  嚴歌苓的《媽閣是座城》通過澳門媽閣、美國拉斯維加斯等地賭場的現世奇觀與梅家日常生活事件交織,演繹了一場世代博弈的靈魂戰爭。第五代孫女梅曉鷗在祖奶奶梅吳娘的靈魂幫助下,拯救出自己、兒子、情人。母愛的救世力量,顛覆了男權文化歧視女性生命價值的陋根。

  張翎的《陣痛》以三代母親的生育陣痛對應三次戰爭歷史的橫斷面,“三代女人,生在三個亂世,又在三個亂世里生下她們的女兒。男人是她們的痛,世道也是她們的痛,可是她們一生所有的疼痛疊加起來,也抵不過在天塌地陷的災禍中孤獨臨產的疼痛。”也就是說,母親最傷心的痛就是自己男人的不在場。一個母親的陣痛之后,帶來的是一個家族的希望;一個時代的陣痛之后,帶來的是整個民族的崛起。當然母親在場與父親的缺席,從更深文化層面看,是復雜的隱喻,是對戰爭的反思,也是對人類和平的呼喚。

  施瑋的《世家美娟》塑造的陸家第二代女性陸文蔭內心具有不可戰勝的強大。她在92歲尋找愛情的生命長河里,一直渴望得到男性的真愛,但是,所有被她愛過或恨過的男人,都讓她嘗盡愛與性、靈與肉分裂的恥辱體驗。在生命最后時刻,她毅然決然地回到陸家大院少年時代的繡房,放棄一生對所有男性偶像的膜拜,平靜安詳地壽終正寢。敘事者在徹底解構男權婚姻家庭歷史的同時,重構女性個體生命。

  在色彩斑斕的女性文學描述里,愛是人類最高境界的倫理,這是海外華文女作家在跨國界、跨文化與跨種族的生存環境中,處處有家、處處無家園的無根飄流里,化解了原生故鄉與第二故鄉的博弈沖突之痛,多重邊緣身份的恐懼,以及異質文化認同的危機。在母國哲學“萬物與我為一”的終極平等倫理理想影響下,超越西方女性寫作的“為女人”,試圖用文學的形式為人類尋找詩意的棲居地。


(責任編輯 :歐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
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_亚洲图片欧美图区30p_欧美亚洲色在线影院亚洲视频AV综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